<cite id="dff3b"></cite><cite id="dff3b"><video id="dff3b"><thead id="dff3b"></thead></video></cite>
<cite id="dff3b"><strike id="dff3b"></strike></cite><cite id="dff3b"></cite>
<var id="dff3b"></var>
<var id="dff3b"></var><cite id="dff3b"><span id="dff3b"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dff3b"></var>
<cite id="dff3b"></cite>
<cite id="dff3b"><span id="dff3b"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dff3b"><video id="dff3b"><menuitem id="dff3b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

第八十四章 有风起(四千字章节)(1/1)

作者:阎ZK 作品:我的师父很多 本站永久域名 http://www.4132753.com
    玉佩碎裂。

    以阴阳家之术,合天地四时封印于宝玉当中的灵韵瞬间破出,未曾有过丝毫的迟疑,便以纵然是宗师难以比拟的速度,瞬间横扫而去。

    越过苍茫的大地,越过孤耸的高峰,越过山川和湖泊,越过冰峰的河流。

    只为了寻找到另外的半份灵韵。

    “哪里来的风……”

    “真真好大风!”

    马车周围,急着进程的百姓们被一阵突如其来,毫无半点道理的风给刮了一脸,发出了阵阵抱怨。

    拓跋月的呼吸急促。

    她的黑发随风微微拂动着,她看着前方,似乎能够看到那如同太阳一般骄傲耀眼的少女,右手抬起,紧紧地放在了?#30446;?#22788;,隔着胸膛,仍旧能够感受到那疯狂跳动的心脏。

    少女的面容上浮现一丝殷红。

    要好好的啊,琴霜。

    她这样想着。

    扶风边境。

    扶风郡位于大秦中原偏北之地,三面环山,一处山脉连绵,恰好连接着忘仙郡,还有一面则可以行走水路,那大江奔腾,即便是天寒地冻,水面上也没有丝毫的冻结。

    江边有一条大船。

    吃水颇深,船上竟有阁楼,艄公是个中年男子,蒙面黑衣,身上似乎受过伤,气息多少有些不稳定,可即便如此,其双脚踏在甲板上,任凭那波涛起伏,这大船都没有丝毫的晃动,极为平稳,不逊平地之上。

    一身白衣,外罩红衫的少女立在船头,安静看着扶风的方向。

    黑发以红色束带系成马尾,颇为飒爽。

    面容明艳大气,神色?#39556;病?br />
    老妪站在她的身边,侧身看着这个自己最最?#19981;?#30340;孙女,她想要开口,告诉她,五天时间已经到了,她想要等的那个答案,?#31449;?#26410;曾等过来。

    她想要这样开口,

    又不忍这样开口。

    她站在少女的身侧,看着那双褐色的眸子安静而平和,?#36335;?#26080;波的水面,张了张嘴,?#31449;?#21482;是沉默。

    薛琴霜深深吸?#19997;?#27668;,转过身来,看着自己的阿婆,洒然笑道:

    “五日之期已到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叮!

    清脆的声音响起,?#36335;?#20132;换一般,轻笑的声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少女的眸子微微睁大了些。

    大江之上,微波荡起。

    冬日的枯枝在微微晃动,那些因为秋日的萧瑟而失去了绿叶的树枝彼此碰撞,发出了细密而连绵的声音,?#36335;?#20908;?#25214;?#21435;,?#36335;?#26149;日来临,?#36335;?#27492;地仍旧有连绵两岸的绿林如浪……

    有风,

    来袭。

    那风?#36335;?#34892;过了很远的道路,?#36335;?#34892;过了大川,行过?#36335;澹?#34892;过冰封的山河,行过城里温暖的阳光,然后才来到这里。

    稳定的大船晃动着。

    充当艄公的黑衣刺客眉头微微皱起,想要运功压制下这晃动,可是他之前被薛琴霜以太清和素剑刺?#20284;?#33033;,方才稍微用力?#20284;?#20415;有一阵难以言语的刺痛浮现,令其面色瞬间一白,险些呕出血来,竟连原本压制船身的气力都锐减?#32824;?#25104;。

    少女的黑发随风舞动起来,束发所用的红色绸缎,在黑发中飞扬,突然便被吹起。

    如蝶舞一般,?#19978;?#22825;空。

    老妪微微一怔,随即抬眸看去,纵然年老,仍旧算是澄澈的双眸微微瞪大,倒映着薛琴霜的模样,黑发散落,披散在?#24605;?#33152;上,不复原本飒爽,倒是多出许多淑丽安静,那少女右手握住了腰间的玉佩。

    嘴角微挑。

    一双褐瞳,流光溢彩一般。

    王安风站在扶字楼塔顶。

    他的呼吸很急促,方才的呼喊,几乎耗尽了他一身的力气,令他的双脚都有些发虚,下面之人,无论寻常百姓还是达官贵人,都在此时做出了自己的反应,欢呼的声音几乎如同浪潮一般,不见停止。

    有世家女子面泛粉色,看着上面少年。

    而习武之人亦是豪兴大生。

    兵器,刀剑,陌?#21486;?#37325;重?#19981;?#22312;地面上,拍击在胸膛上,发出粗狂而豪迈的曲调。

    王安风自思念当中回过神来,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快要烧起来了。

    面容涨得通红。

    后面文士长呼口气,踉跄后退了两?#21073;?#30475;着前面石碑上最后一行字,笔触?#31449;?#26377;力,龙飞凤舞,竟是从未有过的大气,再向前看,这一行字,比之于先前石碑上名家所书,竟也丝毫不逊。

    那文士原本衣着?#38505;?#27492;时却有些散乱,梳地齐整的黑发挑出两根,胡乱搭在额上。

    区区八个字,竟已经让这他额头出汗,呼吸急促。

    他看着自己这八个大字,看着那转承之处,目眩神迷,突然仰天大笑,却又不知为何,那笑声渐消,看?#19997;?#25163;中之笔,重重摔在地上,身为六品武者,这一击之力,直接令那笔折断,又伏地大哭。

    他竟也能写出如此的字,是以大喜。

    只因今日之后,恐怕再写不出如此之字,却又如何不悲?

    王安风看着扶字楼,以其目力,已经看到了朝着这扶字楼涌过来的人,有武者,有少年,也有姿容秀丽的少女,心中一紧,几乎可以预料自己若是被堵住之后的画面,因而只是朝着下面,朝着远处高台之上遥遥行了一礼,复又转身,对那大哭的文士道:

    “今日谢过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王某告?#24688;!?br />
    言罢踏身一跃,衣袂翻飞之际,已?#26087;?#21322;空,身形变换,转眼消失在了?#36335;?#20247;人的视线当中,此类移?#20301;?#24433;的身法,除去中三品中精?#20204;?#21151;,或者经验丰富的高手之外,无?#22235;?#22815;看破。

    但是那些高手在整个江湖之上也是声名渐起,决计不可能失了自己的颜面,?#22995;?#22260;堵之事。

    皇长孙李长兴坐在高台之上,看着那边少年消失,看到那些奔向那边的人停下脚?#21073;?#25279;了抿?#21073;?#30520;子里多少有些失落,可他身为大秦帝国长孙,不可能有过于失礼之事,只好绷着一张尚且稚嫩的面庞,做出威严的模样。

    旁边的大太监一双眼睛笑眯眯的。

    果然不愧是大帅的子嗣。

    他的心中不知是在赞叹还是调侃。

    够疯,够狂。

    他的视线收回,落在了旁边皇长孙的脸上,看到了这个不过十二岁的少年抿着?#21073;?#21452;眸半敛,面上神色平淡,虽其年少,已经有了三分威严,加之以皇?#30097;?#20221;,倒也有渊深难测之感。

    可他毕竟是陪伴着当年的皇上一同成长的心腹,自然看得出少年隐藏着的失落。

    多少还是有些嫩啊。

    大太监心中叹息一声,却又想到,尽管皇室嫁娶向来较早,可眼前少年也不过刚刚十一二岁,他做出的这些事情,对于一个十二岁不到的少年而言,已经是极为出色,自己常常跟在皇上身边,要求倒是有些苛刻。

    ?#21738;?#33267;此,轻笑一声,似乎无意赞叹道:

    “这位少侠似乎自称为,扶风学宫藏书守。”

    “老奴竟也不知,学宫当中何时出了这样一位惊才绝艳的才俊。”

    “天下藏书第十,果然是卧虎藏龙之地……”

    李长兴眸子微微一亮。

    但是面容之上却依旧?#39556;玻?#20381;旧是皇长孙应有的威?#24688;?br />
    只是矜持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扶风百官当中。

    祝建安被方才一幕骇地有些目瞪口呆,过去了半晌,方才呆呆道:

    ?#26696;?#21018;那个,果然是王小兄弟?#20426;?br />
    祝建安身为扶风刑部副总?#21486;?#20004;年之前,白虎堂丹枫谷勾结,造下了灭门大案,正是他来处理,因而和王安风相识。

    正因为相?#21486;?#25152;以此时所受冲击方才越发剧?#36965;?#20960;乎有些头?#25991;?#30505;。

    旁边严令心中已经松下气来,面目恢复从容,道:

    ?#30333;?#28982;是他。”

    祝建安闻言倒抽了一口冷气,显然极受震动,数息之后,方才缓?#21644;?#20986;,道:

    “士别三日,当?#25991;?#30456;看。”

    “当年尚?#19968;?#26159;懵懂少侠,不过短短的两年时间,就已经成了一代狂客。皇长孙在侧,却只是遥遥一礼,遁身而去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?#29615;?#36319;你?#24444;擔?#26041;才我竟感觉到自己已老……”

    祝建安的声音当中,有了两分落寞,一分感慨。

    严令微微一怔,方才这事情过于震动,他至此时方才意识到,虽然大秦皇?#20063;?#19981;在乎寻常虚礼,可王安风方才之举也足以称得上一句纵狂,若其为官,怕不是会被御史令在朝堂上狠狠地参上一笔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

    严令平素有些木讷,总也方正威严的眸子里溢满了笑意。

    刚刚那模样。

    怎么看都像是在逃跑。

    可他却未曾说破,因为他觉得好歹相熟一场,这些面子还是要给少年保住的,于是他只是微微颔?#31069;?#24102;着满心的轻松和笑意,带着一分好笑和满满的打趣,道:

    ?#23736;?#21834;,确实……”

    “够狂。”

    复又有些遗憾。

    只?#19978;В?#36825;笑话唯?#28010;?#33258;己能够听得出。

    大源三年,皇长孙按照惯例,?#24425;?#22825;下,至扶风郡。

    第一日祭祀,第二日听政,第三日扶风大比,与民同乐,大?#28548;?#39118;。

    以一种极为?#22868;?#30340;方式结束。

    今?#31449;?#27004;?#25214;?#26410;绝,奏乐之音,随处可闻,自天空向下俯视,整个扶风郡城都笼罩在那万丈红尘灯火当中,竟似乎比之于年节还要热闹三分。

    车驾的木?#27490;?#36807;青石地面,发出轻响,然后被狂欢的声音掩盖住。

    这黑色的车驾在一处别院处停下来。

    严令自马车上跃下,身上还是穿着那一身紧紧的官服,令他有些不舒服,而在其后,同样身着广袖官服的祝建安?#33485;?#19979;车来,抬手松了松自己的衣领,看到严令那有些不愉的面色,失笑出声,压低了声音,道:

    “怎么了,能够面见皇孙,有什么不满吗?#20426;?br />
    严令行了一礼,面上神色一丝?#36824;叮?#36947;:

    “属下不敢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大人,甲子第十七号的案子,还得要处理,你晓得不?#20426;?br />
    祝建安闻言头痛,右手抬起挥下,道:

    ?#36299;?#24471;了晓得了,今日之后,我自与你通宵处理这案子,直到疑点尽数解决。”

    “此时给我老实些。”

    严令点头,跟在了祝建安身后,朝着里面行去,走?#32824;剑?#22797;又道:

    “大人,若是之后有什么午宴之类事情,还请帮属下推掉。”

    祝建安侧身去看,却见严令目视前方,面容一丝?#36824;叮?#20284;乎正在和他交谈什么极为重要的案子线索,可嘴里所说的话,在?#25345;?#35282;度来说,几乎算是大逆不道,额头不由地一阵阵抽痛。

    ?#30333;?#24635;捕。”

    尚未回答,旁边已经有相熟的官员打了招呼,只得将这种事情暂?#24050;?#19979;,面容浮?#20013;?#23481;,和那行来的官员寒暄。

    严令跟在他身后,面容神色一丝?#36824;叮?#26080;一处不合礼数,此处是旁人羡慕不来的所在,他却只觉得这一身广袖云纹的官服极不合身,喉咙处一阵阵发紧,?#36335;?#26377;一双无形的手掌卡在了他的?#26412;?#19978;,令他的呼吸都有些艰难。

    严令克制住自己抬手去拉?#36335;?#30340;冲动。

    青年的眼底盛满?#30636;?#23633;和嘲弄。

    此为礼。

    经历过了一番寒?#38414;?#21518;,诸多官员坐在两侧,每个人身前皆横放一墨色案几,上面陈列铜鼎为器,身后有侍女捧酒随侍,大堂一侧,乐师持拿玉锤,轻敲钟身,奏起雅乐,舒缓庄严,严令正坐于下?#31069;?#38754;色庄重,和这里的那些官员一般,未曾露出失态的模样。

    一个不过十三四岁的小太监自后堂中小跑而出。

    声音尖利。

    “殿下到!!”

    众臣百官起身,双手拱起,一齐下拜,手指与前额齐平。

    绣以云纹的长袖落下,倒也蔚为壮观。

    李长?#32824;?#25342;好了?#37027;椋?#22312;那被称之为笑虎的男子陪侍之下,自后而出,从容行过众臣身前,坐于上?#23383;?#19978;,暗吸?#19997;?#27668;,右手抬起,平伸,面容平淡含笑,道:

    “诸位大人多礼,请起。”

    “谢殿下。”

    众?#19997;?#20013;低呼,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严令第一次近距离看到了帝国的皇长孙。

    ps:感谢张螂小强的万?#20572;?#24863;谢痴?#20219;?#30334;年只为好书的两万?#20572;?#38750;常感谢大家支持。

    今日只有这一章四千字章节了,昨天的万字长章节已经把我掏空了,让我稍微缓缓,然后明天恢复正常的更新节奏,大家包涵包涵哈,抱拳……

    新思路中文网 www.4132753.com,首发手打文字版。新域名新起点!更新更快,所有小说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。
?#35753;?#23567;说排行:火爆天王 官路红颜 魔天记 豪门前妻总裁你好毒 剑道独神 网游之巅峰召唤 龙血战神 大主宰 绝对权力 大道争锋 最强弃少 最?#31449;?#36174; 纵剑天下 武极天下 完美世界 剑逆苍穹 异世傲天 惊悚乐园 龙组特工 绝世唐门 超级兵王 帝尊 星河大帝 绝世武神 奇术色医 莽荒纪 神控天下 唐砖
报告章节错了 添加到收藏夹 更新慢了/点此举报 | 注册会员 | 加入书架

如果您?#19981;?#26412;书,请把我的师父很多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我的师父很多最新章节 TXT电子书免费下载
重庆时时彩菲博平台
<cite id="dff3b"></cite><cite id="dff3b"><video id="dff3b"><thead id="dff3b"></thead></video></cite>
<cite id="dff3b"><strike id="dff3b"></strike></cite><cite id="dff3b"></cite>
<var id="dff3b"></var>
<var id="dff3b"></var><cite id="dff3b"><span id="dff3b"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dff3b"></var>
<cite id="dff3b"></cite>
<cite id="dff3b"><span id="dff3b"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dff3b"><video id="dff3b"><menuitem id="dff3b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
<cite id="dff3b"></cite><cite id="dff3b"><video id="dff3b"><thead id="dff3b"></thead></video></cite>
<cite id="dff3b"><strike id="dff3b"></strike></cite><cite id="dff3b"></cite>
<var id="dff3b"></var>
<var id="dff3b"></var><cite id="dff3b"><span id="dff3b"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dff3b"></var>
<cite id="dff3b"></cite>
<cite id="dff3b"><span id="dff3b"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dff3b"><video id="dff3b"><menuitem id="dff3b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